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翡翠原石

和田翡翠原石_沈阳故宫珍藏的清宫翡翠

沈阳故宫翡翠藏品的来源,一部分为清宫旧藏,一部分为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由社会上征集,另有一大部分是来自清朝末代帝后溥仪、婉容的个人收藏。



清中期 透雕荷凫翡翠镶件 长8厘米,宽8.4厘米,厚0.66厘米镶件总体呈方牌形,整料透雕池塘景致,下部为波浪翻卷的水花,其上生出一株茂盛的荷花,荷叶疏朗有致,正中雕怒放花朵,右侧大荷叶旁又生并蒂莲花。左侧雕一只展翅欲飞的水鸟,长颈大眼,体态丰满。翠色以白为主,间以翠绿和翡红,亦为精细的俏色作品。在明清时期,翡翠镶件通常以金饰相配,制成“金镶玉”的实用品或艺术品,以金玉结合寓“金玉良缘”的佳话。

清晚期 雕双狮纹翠牌 长5.9厘米,宽4.5厘米此牌为长方形,中央为正方形牌面,周围镂空,上下部呈双弧形。牌首镂雕双狮,狮身为半蹲式,昂首向天,双唇相吻,颈后鬃毛舒卷,与向上卷翘的尾巴相连,造型生动可爱。牌两侧透雕卷云纹,牌下部镂雕双如意纹饰。器身雕工圆润通透,线条流畅,体现了无巧不施的精细雕技,再结合晶莹剔透的翠质,使器物美轮美奂。此牌翠色艳绿,白色部分含有粉色色调,尤其牌正中的色彩纯正玄妙,美不胜收。

清中期 翠石朝珠 珠径1.4厘米,珊瑚珠径2.5厘米此盘朝珠为传统的清宫朝珠样式。共有翡翠小珠108颗,珊瑚分珠4颗,左右纪念3串,每串纪念均由10颗玛瑙小珠构成,纪念之下各有翡翠制成的小坠角,大佛头之下背云内镶有绿、白色翡翠,其下为红珊瑚制成的大坠角一颗。

清中期 翠雕蝠桃坠 长5.3厘米,宽3.3厘米此翠坠上部为一处暗红翡色,雕刻一只飞翔的蝙蝠。左下角斜生一桃枝,枝繁叶茂,枝叶镂空,枝杈下部雕三桃,另有一只较大的蝙蝠双翅展开静栖于桃枝之上。在传统文化中,蝠和桃寓意“福寿双全”。此器雕刻技法参用镂雕、圆雕和浮雕,尽管雕琢不甚精细,仍不失传神的艺术效果,尤其是蝙蝠的神态十分可爱,圆眼大耳,憨态可掬。全坠以满绿的翡翠来雕果实,以充分显示果实成熟后的饱满效果。

清晚期 雕双钱纹翠牌 圆径5.8厘米,厚0.5厘米此牌总体为圆形,镂雕成兽面造型。上部透雕一只展翅欲飞的蝙蝠,强壮有力的翅膀形成弯弯的双弧,其下为左右并列的一对古钱,钱孔为双眼,一钱雕汉字,另一钱旋满文。汉文钱一面镌“千秋叶吉”,另一面刻“以介眉寿”。满文钱按意刻字,双面对应。钱下雕椭圆形唇口,形成绶带图案。由蝙蝠、双钱和相连的绶带组成图案,喻意“福在眼前”。在古钱上刻写祈求幸福、财富及康宁的文字,是人们以佩玉寄托内心美好的期望。

清晚期 手持花叶游环花篮翡翠步摇 全长14厘米,翠长5.75厘米,宽3厘米此发簪由翠雕簪头和银质鎏金簪杆两部分组成。簪头下部圆雕一只纤秀美手,手腕部戴着一只翠镯,形态逼真;在手中握有一束荷花,荷叶叶脉清晰,舒展自然。在花茎下部雕以圆环,其下连有3个相连翠环,环下部吊着一只小花篮。该发簪是用整块翠料镂雕而成,翠色纯正,碧绿鲜活,偶有的透明之处又使其显现玲珑之感。全簪造型美丽华贵,雕工精湛,是清宫后妃使用过的珍贵装饰用品。

清乾隆 羊钮活环翡翠瓶 全高22厘米,瓶高15厘米,口径4.5厘米,底径4.4厘米瓶体外面及盖钮均为高浮雕和镂雕羊首衔活环形象。盖钮镂雕一只站立的山羊,神态温和,俯视下方。钮下镂雕四羊首衔活环,与瓶颈一层、瓶身上下两层各镂雕四羊首衔活环相对应。羊首雕饰极为生动,双角健壮有力,目光炯炯有神,充分显示了山羊的生命活力。盖为盘式口沿,瓶身细长,腹下部内敛,瓶底呈喇叭形,腹下有凸雕弦纹一道。此件器物的翡翠颜色较为特殊,是以黄色调为主,衬以绿色地,故称“黄加绿”。所雕刻的山羊形象象征着温顺平和,以表达“吉祥如意”的寓意。造型与材质的有机结合使人深感翠玉的灵气和神奇,是一件珍贵的传世佳品。

清晚期 翡翠梳 长12.1厘米,宽4.4厘米此梳背脊镂雕花卉纹饰,梳齿均匀,做工精良,具有实用和观赏双重性质。白色翡翠在翠料中占很大比例,分为瓷白、乳白、雪白、羊脂白、浅灰白等。这件翠梳是灰白色的翡翠,质地细腻,透明度高,属于翡翠中的上品,为最优的玻璃种。其白色是一种视觉效果,实际上内部非常纯净,不含杂质。为清代宫内闺阁的特殊用品。

从传统的翡翠制品看,由于翡翠原料的大料通常较少,所雕成的制品一般要小于其他玉器。从清宫传世的翡翠制品看,其大件器物多以精细雕制的瓶、壶、洗等物为主,但数量较少。宫廷中的翡翠制品主要是中小件的器物,大多雕刻成首饰和把玩之物,如手镯、扁方、头簪、戒指、朝珠、手串及佩环、佩坠、帽正、翎管、扳指等等。

清乾隆 狮钮活环四足翡翠炉 全高21厘米,炉高13厘米,口径长11.2厘米、宽5.6厘米,底径长12厘米、宽7.5厘米此炉以巨大的翠料制成,造型总体为长方形立式,分炉盖和炉身两部分,采用高浮雕、凸雕、镂雕三种雕刻技法。此器堪称极品,一是色泽匀润的大块玉材很难得,二是集多种雕琢技法于一身。这件器物呈翡红、翠绿色,翠绿的色泽有如芳草地,淡淡的翡红似晚霞中飘浮的朵朵彩云,温润的色调显现出惊人的美丽。从器物的雕琢上看,盖钮镂雕一只雄狮,四腿微蹲,双目圆睁,鬃发飘逸,张嘴向天,似发出怒吼之声,尾巴盘曲于狮背之上,形态健壮而威猛。炉盖上浮雕一圈蕉叶纹。炉身围角镂雕四只向上攀爬的蟠螭,蟠螭口衔炉沿,螭身各穿有一只活环,螭尾两两相交于炉面,与兽面衔活环的铺首相会。炉四足高浮雕兽面,下部呈直线外撇方足。造型完美,玉色清丽润泽。

清乾隆 翡翠水丞 长9.9厘米,宽8.18厘米,高2.9厘米此水丞为半个桃实的造型,中间凹处盛水,桃尖做水注,注口刻弦纹一道。水丞外沿镂雕一圈枝叶及桃花、花蕾,在花枝上停落一只蜻蜓,其首探入水丞之中,似在饮水嬉戏。器物通体为绿色和橙色的巧妙组合,丞池为浅绿色,口沿上镂雕的桃枝为橙色,桃叶为金黄色,蜻蜓为橙红色,奇异的暖色配以浅绿的冷色,有如晨曦中的碧海和朝霞,无比俏丽和鲜艳。

清中期 巧琢秋叶蟋蟀翡翠清供 长9厘米,宽4.5厘米,厚0.3厘米清供以精致的巧琢手法制成。总体造型为一片秋叶,边缘呈橘红色,叶薄如纸,脉络清晰,其棉絮状的透明叶片,怡似深秋枯叶;叶梗利用绛色翠皮透雕而成。叶片中央为不规则的白色,其上凸雕两只浅灰色蟋蟀,作争斗姿态,雕琢生动,神态逼真,反映了高超的艺术构思和准确传神的雕工。

古代翡翠在制作中特别讲究量料取材,根据原料巧妙使用巧色、俏色、分色几种不同的艺术手法。巧色是利用原料颜色,制成同一器物上的不同景象;俏色是在巧色的基础上将颜色的鲜艳之处强调俏出;分色则是指在俏色的基础上把不同的颜色严格区分开来,以达到更好利用原料不同色彩的目的,使一件作品上的不同内容既各自独立,又和谐统一,达到天然与人工的完美。这件翠雕分色极品,就是清代宫廷的代表佳品。

清中期 茄形翡翠鼻烟壶(一对) 每个高约7.2厘米,宽2.5厘米此烟壶,用写实的技法雕制一对茄子造型。双茄取材巧妙,利用绿色的深浅差别雕成茄子的成熟形态,绿的新鲜,白的自然,可谓独运匠心。植物中的瓜果通常寓多子多孙、万代昌盛之意,蝴蝶图案又代表重叠不绝之意,因此双茄烟壶实际有祝福人丁兴旺的美好寓意。

清中期 百子呈祥翡翠佩 长8.4厘米,宽5.45厘米,厚0.83厘米此佩为梯形锁式佩,锁上端透雕长方倭角锁环,底边呈圆弧形。锁正面凸雕4个圆形开光,内书“百子呈祥”4个楷体字,字迹端正,笔锋苍劲有力。锁四角雕刻如意云头纹并以凸线相连,锁下部有一道弧形弦纹。锁背面仅刻有凸起轮廓线和弦纹。“百子呈祥”一词反映了古人美好的祝愿,是人们祈求多子多孙、天下太平的美好愿望,这件佩饰绿色艳丽,水头十足,翠意饱满,明澈神气,实为清中期宫廷翡翠饰品中的顶级珍品。

清中期 翠扳指 圆径2.9厘米,高2.5厘米,厚0.4厘米此扳指为圆管形,器形规整,制作较精,表面光素无纹。翠色鲜艳,玻璃感强,以淡淡的白色为基调,中间浸有翠绿,其翠有如绵绵的江水,缓缓流动。古籍记载,当翡翠的绿色与其周围的白色形成一种协调与互衬的关系时,即达到它的最佳美感。

清晚期 雕螭兽云蝠翡翠佩 长5.2厘米,宽4.3厘米,厚0.5厘米此佩周围镂空透雕花纹,开光内巧用白色翡翠浮雕一朵如意云头,祥云之上坐一顽猴,侧下雕一蝙蝠。开光外部上下镂雕螭龙,两侧雕有云蝠图案。此佩采用内实外虚、动静结合的构图。佩中心的云朵、猴子、蝙蝠造型生动活泼,四周的螭、蝠略显呆板。在传统文化中,蝠、猴均有吉祥寓意,被人们赋予祈福如意、加爵封侯等多重美好的寓意。这件佩饰做工精良,雕刻简洁明快。翠色以绿为主,其饱和度和明亮度适中。

清中期 螭纹翡翠带扣 全长9.5厘米,宽3.5厘米,厚2厘米此带扣分为子、母两只,一只为带钩,雕成曲形螭首状;另一只为环扣,雕成椭圆形圆环状,双扣相合,用以扣系腰带。两扣上部均为碧绿之翠,各自高浮雕镂空螭纹,螭身卷曲,昂首抬头,额后正中有一束鬃发飘于脑际,形象逼真;螭身周围饰以云头、水花纹饰;两扣下部皆为以白色为主的方形底托,最底部各有一圆钮,用以系带使用。清代带扣花样繁多,其做工虽不如汉代玉扣严谨,却有其别样的特色。这件带扣正面双板翠色鲜活,浓淡有致,尤其是带钩部分,碧绿纯正,带扣背面白色之间有点点绿意,上下呼应,巧妙至极,是一件难得的清宫实用及艺术精品。

沈阳故宫现藏的清宫翡翠器物,既有清中期制作的翡翠摆件、佩饰、朝珠、文房用物,又有清晚期的首饰、挂件、镶件、烟壶。所用材料有难得一见的大块原料,也有水头十足的老坑玻璃种,有赤如朝霞的红翡,有碧如深潭的绿翠,亦有翡翠合一的双色材料,精雕细琢,美不胜收。

清中期 夔纹翡翠带扣 全长10厘米,宽3.5厘米此带扣由螭扣钮和椭圆环两部分组成。两扣正面为对称的高浮雕镂空夔龙图案和回纹。夔龙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奇异动物,似龙,一足,其额头正中生有一角,角粗而直。此件带扣两侧所雕夔龙隐于回纹之中,扣钮部的螭龙高高卷起,形象生动。虽然扣面透雕碾工较为粗糙,线条不甚流畅,但由于表面的红色翡料十分难得,与下部的白色扣面相配十分醒目,故仍不失为一件天赐宝物。翡色属于一种次生色,红色翡翠含铁量较高,纯色的翡翠雕件在玉器中十分罕见。红色的鲜艳程度与水头和质地密切有关,水头越足,质地越细,则红色越艳丽。这件翡翠带钩的水头足,色泽莹润匀净,红白两色反差很大,器物造型也很精美。

清中期 螭纹翡翠带钩 全长9.8厘米,宽1.9厘米此带钩前端呈螭首,钩身上面雕琢一只蟠螭,螭首高抬,身体弯曲,四肢粗壮有力。钩端螭首与钩身蟠螭相望,表情细腻,趣味无穷。在蟠螭尾部以卷草纹作装饰,更显灵动之气。这件器物的翠色属于白地青种,绿色鲜艳,绿白分明,润泽雅洁。

清晚期 翠雕扁豆坠 长5厘米,宽3厘米。此翠坠雕成肥硕的扁豆,上部由蒂、荚、叶组成,叶子柔顺地附于扁豆之上,弯弯的豆皮托着沉甸甸的豆实,成熟而饱满。这件作品自然朴实,线条活泼流畅,叶脉清晰生动。翡翠的颜色处理十分巧妙,朝阳一面为浅色,豆实的阴面为绿色,由此形成扁豆的真实美感。豆子粒多而蔓生,内含“子孙万代、连绵兴旺”的吉祥寓意。翠坠上部另系有丝绳,穿缀红珊瑚、米珠饰物。

清中期 翡翠鼻烟壶 全高7.4厘米,壶高6.5厘米,宽4.8厘米此鼻烟壶扁圆体,壶盖呈扁平状,内置牙勺;壶颈竖直,削肩,肩下两侧置浮雕兽面衔环铺首耳;壶底为椭圆形圈足。整体造型丰腴肥美,富贵大方。所用翠料绿色饱满,深沉养眼,并于浓绿中可见浅白色絮状纹理,更显其鲜活灵气。全器线条流畅,体表光素,于质朴之中全以翠色取胜。民间常以“三十二水”“七十二豆”“一百零八蓝”之说形容翠色之美,此件翠烟壶恰恰以美翠之色动人,其稀少的美色令人痴迷和陶醉,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。该烟壶为清宫皇族的把玩之物,是清代中期的宫廷佳品。

分享到:

相关推荐